• 楊秶梇見滷˙太Ⅸ疿例稹肩繳羅帝禚葂 2019-10-29
  • 笢藝GDP腔淰嗤桵樵隅陷滇珩拸侒旦隉ㄦ謂衶藝棚△耀炬銘к藝斑斯譫饡憊瘏侁韍窗 2019-10-29
  • 堍蚚誑薊厙佷峎賡貐в郅粉慒蝥峉 2019-09-13
  • 忐蛂ч刓祥溫侂 誘疑蟯阨祥棗麵〞〞婓趵姘侅騚桶擄蝴※僕蚰湮悵誘﹜祥詻湮羲楷§蚳枙覃旃暮謹 2019-08-05
  • 峈紲狻第褫厥哿楷桯謀堤※謎泬挋芩§ 2019-08-05
  • 匟昹假艙Ч趙價脯笥燴 閒踡游爵湮苤岈  2019-06-11
  • 窪韓蔬哫蔡坋嬝湮ㄩ姻鯁蒢氖升怓 踢刓窅刓倷腦懂 2019-06-11
  • 嘉淜淜眕※莉傑睆洁敖穹諒里享駗覆邰例菅 2019-06-02
  • 梐譟佴軞樵ヶ欸摩奎蚇甽耽掩 峈勦衭巖湮獰 2019-06-02
  • [湮虷]斕涴芛紿艘腕雅軀憮ˋ 2019-06-01
  • 菴坋媼趣鰍譴弊暱鎮嶺侂掀撼俴 2019-06-01
  • ч漆※毞鄘砦僈+汜怓痴げ§ 5517勀譯毞鄘硉繭蔣˙ 2019-05-14
  • 荌喊HOF II DDR4囀湔楷票ㄩ珘答閉け5.3GHz荌喊HOFIIDDR4囀湔楷票-忒儂俴① 2019-05-14
  • ※淀Ⅷ鯡牟啃衡§ㄩロ勀梗ㄛ湮講輛妘頗竘楷腴悛昒 2019-05-13
  • 眢褻綻翋厥頗祜 旃噶窒扰吽巹挐弝郪毀嚏砩獗淕蜊馱釬 2019-05-12
  • 網站維護 by DfD 網頁設計工作室(台中網頁設計)
               愛戀頻道 遊戲頻道 購物頻道 小說查詢 近期新增 分類索引 我的書庫 特約作家 作家專區 貼文留言 排行&評分榜 常見問題
    其他花邊
    第一集︰九號別墅
    第二集︰宴會軼事
    第三集︰孤男寡女
    第四集︰智斗美人
    第五集︰緩傾心
    第六集︰曖昧與萌動
    第七集︰秘密與誘惑
    第八集︰危險與誘惑
    第九集︰秘密和情報
    第十集︰流動的情愫
    第十一集︰傲慢與偏見
    第十二集:假面舞會
    第十三集︰寧霜兒
    第十四集︰與甦碧寒同處的日子
    第十五卷︰不怎麼樣的泡妞「教程」
    第十六集︰地獄和天堂
    第十七集︰假亦真時真亦假
    第十八集︰「少主」歸來
    第十九集︰破之劍
    第二十集︰曲終人不散

    惡魔計劃之同居物語
    作 者
    說劍
    故事類型
    奇幻故事
    連載狀態
    最後更新時間
    2009.07.23
    發行公司
    小說頻道
    發售日期
    2006年01月13日
    預定價格
    新台幣160元
    本月人氣
    48
    累積人氣
    2066645
    本月推薦票(投票)
    1
    累積推薦票
    11538
    加入我的書庫
    加入書籤
    評分&讀後感想
    94 / 341
    總評
    值得一讀
     
     暱稱:
     密碼:
     

    惡魔計劃之同居物語資料大全
                   第五集︰緩傾心
    購買本作品實體書     購買本作品電子書
    更新時間:2009.07.23
    作品討論區 | 上一集 | 下一集
    加入我的書庫   |   評分&讀後感想
    ← → 鍵控制上下章,ENTER鍵可回到作品資料大全

    第一章︰香艷異變 加入書籤
    第一章︰香艷異變

    “她怎麼了?!”俊美絕塵的宴雪飛快地走進了房間,依然見到一個美若天仙的睡美人躺在床上,正輕輕地閉著眼楮,睡得極其地安閑,她自然便是虞詩詩!

    她依然那麼美麗,今天她穿著一條雪白的貼身綢裙,將她凹凸有致的嬌軀曲線刻畫得玲瓏動人。豐胸挺聳、豐臀圓翹、蠻腰縴弱。雖然不若寧霜兒那般魔鬼,不若甦碧寒那樣成熟誘人。但是卻也是增一分則胖,減一分則瘦的完美。

    不過,虞詩詩之前幾乎從來都?ㄛ翵犖堭a有撩人性感的衣衫。之前穿過最顯露曲線的衣衫,便是在她生日宴會上那次穿的那件高貴長裙。

    而且此時,從虞詩詩全身看來,除了性感嫵媚一些外,並沒有顯著的變化,更加不要說侍女乙口中那種讓人寒栗的異變了。

    不過,依稀空氣中那種無比動人的香味,彷佛清晰濃郁了少許!

    見到宴雪微微驚訝的眼楮落在虞詩詩的裙子上,侍女乙微微笑道︰“這件衣衫是奴婢的,虞詩詩小姐之前穿的?ㄛO千金小姐的公主裝!而現在這件裙子,是帶有一定蠱惑性的!”

    宴雪點了點頭,侍女乙接著道︰“少主人,難道您不覺得現在這條裙子,很配虞詩詩小姐此時的氣質嗎?!”

    宴雪微微一愕,心中頓時明白了侍女乙話中的意思!虞詩詩之前的氣質是安靜冷漠,但是現在卻隱隱透露出一些誘人的嫵媚,甚至是那種蠱惑人心的妖艷!不過這些氣息還非常淡,?ㄛO宴雪這種敏感之人,還未必發現得出來。

    而且宴雪還發現,虞詩詩本來已經是絕美,但是現在卻彷佛變得更美一籌了(倒?ㄛO美麗程度增加,因為虞詩詩的美麗程度幾乎已經到頂了,而是多了一份讓人一見之下,便為震撼的絕艷!)。就算在睡中,也彷佛透著一絲讓人心悸的艷光。就彷佛,那種含有某些劇毒的生物那般,透著蠱惑人心的美麗。

    接著,侍女乙走到虞詩詩的床前,朝宴雪道︰“少主人,您走近來一些!”

    宴雪依言走去,卻見到侍女乙輕輕掀起了蓋住虞詩詩大腿一下的天鵝絨被子,接著又撩起虞詩詩的裙子。

    頓時,兩只曲線渾圓動人的美麗小腿露在宴雪的面前,肌膚滑嫩如脂。

    “虞詩詩現在清醒的時間越來越短,昨天她吃東西忽然睡著之後,她一直到今天早上才醒過來!”侍女乙道︰“她有潔癖,所以一醒來便去洗澡!而且她不喜歡任何人看她的身體,所以就算奴婢是女人她也不許我幫她沐浴,一個人走進了浴室!”

    侍女乙接著指著虞詩詩小腿上的一個傷口,道︰“但是她剛進去幾分鐘便有忽然睡著,摔在浴室中,小腿被一樣東西劃破,您仔細看這道傷口!”

    宴雪湊近了眼楮,落在虞詩詩的傷口上。

    那是一道不大的傷口,大概有兩厘米長左右,上面的血液已經凝結,而且傷口沒有經過任何處理,所以尚有血液在雪白的小腿上留下一道痕跡。

    這些都沒有什麼,但是宴雪卻是忽然睜大了眼楮,屏住了呼吸,然後伸出手指輕輕地劃過虞詩詩傷口上凝結的血跡,使之沾到手上。

    因為,這些血液竟然使銀色的,那種又美麗,又顯得詭異的銀色。

    將沾有凝固血跡的手指放在鼻子底下輕輕一嗅,頓時飄來一道無比誘人的香味,而且是宴雪最喜歡的那種香味!就和姑姑身上迷人的體香一樣。

    當然,並?ㄛO這種香味和宴雪姑姑的體香一樣,而是這種香味能夠使宴雪覺得它和姑姑的體香一樣。

    然後,宴雪腦子微微一陣迷惑,彷佛神智被一種力量奪去少許。

    心神一震,宴雪飛快地將手指移開。接著他從口袋中掏出一只金針,隔著裙子在虞詩詩小腿傷口上方的肌膚刺下,然後微微晃動一下,使得金針上能夠沾有些許的血液。

    抽出一看,金針上果然是詭異的銀色。

    “這種銀色的血液,正在以飛快的速度從下往上蔓延!”侍女乙道︰“現在,大概已經到了下腹的位置!”

    宴雪不由伸出手,再次輕輕觸踫了一下虞詩詩赤裸小腿的肌膚!

    好燙!?ㄛO感覺,宴雪有著絕對準確的觸覺!上面的溫度足足有七十幾度,那差不多是一杯剛剛燒沸騰的開水,放上幾分鐘後的溫度!這種溫度便已經能夠燙傷人的肌膚了!

    但是,人體的溫度只要到了大四十幾度便會死掉,?ㄛO嗎?!

    “要是您不介意的話,我想您可以褪下虞詩詩小姐的裙子,觀察她的下身私處!”侍女乙清秀的臉蛋微微有些粉意,但是面容卻是鄭重,朝宴雪說道。

    宴雪微微一愕,接著便朝侍女乙道︰“你抬起她的雙腿,我好掀開她的裙子!”

    侍女乙依言抬起,宴雪將虞詩詩下身的裙子輕輕掀起,拉到玉臀上面腰際的位置。暴露出虞詩詩曲線誘人,修長結實的兩只絕美玉腿。

    雪白如脂,滑嫩如瓷!渾圓筆直,幽香撩人!

    兩條美腿的盡頭,是一條青春而又成熟的雪白內褲。很小,但是包得很緊!

    宴雪受到如此美景的沖擊,不由微微閉了閉眼楮,輕輕地舒了一口氣後,輕輕褪下了虞詩詩那條小小的內褲!

    頓時,一股更加濃郁的幽香撲鼻而來!?ㄛO男人發春時候感受到的幻覺,而是那種實實在在的香味,讓人防不勝防,讓人遐想聯翩、一聞就醉的香味。

    雖然兩只絕美玉腿的中心蜜處,美得如同所有男人春夢中的天堂花園一般,但是十八禁的內容唯有一筆劃過。

    重點是,白嫩肥阜上面不多而又秀氣的毛發,竟然是銀色的!那種又妖艷,又詭異的銀色。

    而且稀疏有致的毛發下面,竟然還有印著一個圖案!雖然在毛發的稀掩下看不清楚,但是一眼卻也看出,那是一個帶有強烈個人崇拜色彩的圖騰。印在雪白的嫩肉上,也是銀色的!

    因為銀色和白色的反差?ㄛO很大,所以很難一下子發現。?ㄛO宴雪這般敏感細心的人,實在不會一眼看出。

    稍稍看了幾秒後,宴雪頓時覺得那個圖案實在靈動飄神,便彷佛要從肌膚上飛出一般!

    “難道是刺上去的?但是又哪有一個大師能夠刺得如此傳神,倒彷佛是長在上面的一般!”宴雪心中暗道。

    “貌似,女子的下身私處,是整個毒性的一個中心點!”見到宴雪注意力放在那個印在肌膚上的圖案,侍女乙不由?ˋ藿D︰“您看虞詩詩小姐整個私處範圍的顏色,本應是粉紅色!但是現在,卻是那種淡淡的銀色!而且是從內而來的,沒有絲毫的不自然!範圍僅僅是整個私處,沒有一點蔓延!”

    侍女乙輕輕分開了虞詩詩的兩只大腿,使得美人腿心妙處縴毫畢現、溝壑盡顯!

    是的!宴雪也看到了,雖然很妖異!但是非常美麗,讓人幾乎發狂!

    侍女乙又道︰“貌似,她那里的溫度,比下面大腿還要高許多!便是隔著幾米也清楚感覺到有股熱氣燙面,不過她卻沒有發情的跡象!”

    “啊?!你干什麼?!”虞詩詩的嬌軀忽然顫動了一下,接著睜開了眼楮!一秒鐘後,一身尖叫!滿臉的驚駭!嬌軀猛地彈起,坐了起來。

    宴雪聞之,飛快地將虞詩詩的內褲穿上,接著將裙子拉下包好!隨即有拉過被子,將虞詩詩的整具嬌軀蓋好!

    “你這個惡魔,你憑什麼玷污我?!”

    “啪!”一個耳光襲來,宴雪漂亮到可以奪人呼吸的臉上,又結結實實地受了虞詩詩的一個耳光!

    悄悄將那只拿有金針的手放在背後,插入腰上的袋子後,宴雪朝渾身顫抖的虞詩詩道︰“對不起,是我下流!忍不住趁ni睡覺的時候,做出流氓行徑!”

    虞詩詩渾身顫抖得更加厲害,如同將蛾首藏在被子中!彷佛冰清玉潔的嬌軀被人看去的這件噩耗,使得她甚至連哭泣也發不出聲音來。

    “以後我給ni一只槍,只要我有一點點不好的企圖,ni便一槍射來!”宴雪伸出右手便要去輕撫虞詩詩戰栗的粉背,但是稍稍猶豫了後,又在距離她香肩十厘米的距離停了下來,笑道︰“只要不射死我,便可以了!”

    無聲哭泣一陣後,虞詩詩忽然抬起了絕美的蛾首。雖然粉淚縱橫,但是依稀美若天仙的臉蛋上,還有一絲嫵媚的紅暈。

    “?ㄛO!?ㄛO!”接著,虞詩詩忽然用力搖了搖蛾首,終于哭泣出聲,泣不成聲說道。卻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ㄛO什麼?!”宴雪問道。

    虞詩詩只是用力搖頭,只是哭,卻也?˙☆隉C

    “我雖然笨!”又一陣子後,虞詩詩停下哭泣,抬起蛾首朝宴雪道︰“但是也知道,你?ㄛO那種下流的淫賊!你不屑這樣的!”

    宴雪微微一愕,嘴角忍不住浮上一絲淡淡若無的微笑,稍縱既逝,接著柔聲問道︰“那ni為什麼會哭?!”

    “?ㄛ陘偵礡H!不許問!”生來便冷漠的虞詩詩忽然朝宴雪橫來一眼,臉上竟然紅暈更甚,接著瞟來一眼,抿嘴道︰“我餓了,我要吃過橋米線!”

    不知道是?ㄛO剛來流過太多的淚水的緣故,虞詩詩現在兩只絕美的眸子中,依稀水汪汪得讓人心拽不已。

    宴雪眼楮微微眯了眯?!想要弄明白什麼,接著又放棄了!

    想要明白女兒家的心思,比太平洋低下無數珊瑚群中找一只納米小蛀蟲,還還要困難得許多。

    “好!”宴雪柔聲答道,面上帶著春風般柔和的微笑,見到虞詩詩此時如同鴕鳥一樣坐在床上,絕美如玉的嬌軀被包裹在被子中。因為絕美的蛾首埋在被子中,便只看到紅暈如火的玉頸,便彷佛要滴出血來一般!

    還好,那見鬼的銀色血液還只是蔓延到她的腹部!不然,她連臉紅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害羞的時候,憤怒的時候,甚至動情的時候!女兒家的臉蛋都會充血,我們稱之為臉紅!那是她們最可愛迷人的時候!而要是血液是銀色的,那麼無論是害羞、動情,臉蛋上都會泛起銀色!

    那種感覺,讓人感覺到是惡魔在便秘!憋得臉上盡是銀色!

    不寒而栗!

    宴雪輕輕搖了搖頭,甩去了“臉銀”的景象,臉上的微笑卻不減去半分!走到門口的時候,朝侍女乙道︰“你過來幫?ㄐI”

    或許這個時候,虞詩詩希望一個人蜷縮在被子里面!旁邊一個人也沒有!


    第二章︰恐怖試驗 pk10蚗壅褫蚚堤瘍鼠宒
    第二章︰恐怖試驗

    “本來我以為虞詩詩體內只是中了劇毒,但是通過昨天晚上的一個試驗,使得我對這個結果產生了懷疑!加上今天發現虞詩詩血液變色這點,我更加懷疑虞詩詩體內的毒性,是邪宗積慮已久的一個陰謀!”

    “趁著米線在鍋里面,我分析一下這種銀色的血液!”宴雪拿出那只沾有虞詩詩銀色血液的金針,朝侍女乙道︰“之前在虞詩詩身上血液還沒有變為銀色的時候,我便用它做過試驗!發現當它接近普通植物花草的時候,那些植物便會馬上枯萎死亡!但是只要接近一種特殊花朵的時候,那株花便彷佛服用了興奮劑一樣,瘋狂地生長!而且開出了五顏六色的花朵,每朵花的顏色都不同,極其的妖艷美麗!”

    “下面,我來做一個試驗!”宴雪拿出一瓶液體,然後將那只沾有銀色血跡的金針浸在液體中,道︰“這銀色血液的毒性太強,所以我將它稀釋近三千來倍!希望等下這種血液的功效,不會嚇壞了ni!”

    接著,宴雪拿出一只針管,將稀釋後的液體抽到針管大概兩毫升的劑量。

    然後,宴雪從邊上的一個秘密櫃子中拿出兩只籠子,里面裝著是兩只黑貓,兩只的外表看來一摸一樣。不過細看下,右邊那只的眼楮竟然是那種比較詭異的紅色,而且渾身透露著一股凌厲的氣息,不像左邊那只那麼嬌憨可愛。

    宴雪打開左邊的那只籠子,擰出那只嬌憨可愛的黑貓,朝侍女乙道︰“這是一只普通的母貓,身體健康!在貓中ta算是一只剛剛要成年的姑娘,還有很多年的壽命!”

    接著,宴雪抱起那只黑貓,湊上紅潤漂亮的嘴唇,在貓咪的小鼻子上輕輕吻了一口,道︰“對不起!”

    接著,宴雪拿起那只針管,輕輕扎進那只黑貓身上一個隨意的血管中。

    那只嬌憨的貓咪開始見到那只針管,兩只烏溜溜的眼楮充滿了好奇,便伸出爪子要過來嬉戲。但是等到針扎進身體後,便痛得“喵“地一聲,然後飛快掙扎逃跑,但是針管里面的液體卻已經注射進了她的身體。

    宴雪見ta跑走,卻也沒有理會,任由ta跳開,只是雙眼緊緊觀察ta 的反應。

    那只黑色的貓咪跑出一段距離後,發現那只會扎人的針管“壞東西“竟然不會追來,不由停了下來。然後轉過身子,兩只眼楮充滿懼怯和憤怒,又有一點點蠢蠢欲動的目光盯著宴雪手中的針管,張著小小的爪子。

    真是一只笨笨可愛的小母貓,被扎痛了之後,只是對著針管怒目而視、張牙舞爪!卻不懂得,弄痛ta的是宴雪這個人,而?ㄛO那只不會說話的針筒。

    “喵!”忽然,這只小母貓叫喚了一聲,後腿一顫,便站立不住,癱倒在地上。但是ta卻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過大概還沒有感覺到什麼痛苦,唯有將不解的目光朝宴雪望來。

    宴雪快步上前,一把抱起那只可愛的小黑貓。接著掏出一只銀針刺在它的後腿上,然後用細細的玻璃吸管抽出一許血液。

    “銀色的!”邊上的侍女乙低低驚呼道。

    “是的,銀色的!”宴雪將那只吸管湊到的眼前,看著里面銀色的血液,道︰“不過這銀色,比起虞詩詩血液的銀色要淡上一些!這不知道是?ㄛO表示著,這種毒液感染一次,顏色便會淡一些!”

    “喵!”很快,那只小黑貓感覺到不適,兩只眼楮頓時可憐兮兮帶著一些痛苦朝宴雪望來。

    “貓的身體小了許多,而且很多生命系統比人體弱了許多,所以毒性蔓延會比人類快了近百倍!”宴雪望著那只黑貓光芒越來越黯淡的眸子。

    果然,那只剛才還活潑可愛的小黑貓,幾秒鐘前還用可憐求助的目光望向宴雪。但是現在卻也連看人的力氣也沒有了,本來明亮的眸子,逐漸而又飛快地變得渾濁。光芒渙散呆滯,只不過從里面依舊可以看出一許茫然和不解,ta不知道自己怎麼忽然就變成這個樣子了。

    “啊!“侍女乙忽然一陣驚呼,睜大了兩只美麗的眸子。

    因為,那只黑貓本來有著一身黑亮油滑的黑毛,但是現在從後腿開始,彷佛一根一根,但是又速度飛快地變成了銀色,那種詭異而又好看的銀色。

    轉眼間,整只貓咪身上所有的毛,都變成了詭異的銀色。而此時,那兩只貓眼中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光芒和神情,就彷佛一堆泛臭的死水一般。

    “ta變老了!“侍女乙忽然朝宴雪說道。

    是的,剛才還是可愛活潑的貓咪小姑娘,現在正以每秒鐘的周期變老。只見到它的骨架越來越小,越來越拘瘺。身上的皮肉漸漸開始褶皺,一環一環。

    宴雪點了點頭道︰“等到渾身的血液都發生異變後,ta就開始飛快地衰老!”

    宴雪的話剛剛說完,那只貓咪便彷佛成為一只百歲老嫗一般。渾身的褶肉又老又丑,甚至讓人不敢多看。然後渾身的銀毛開始脫落。

    又幾秒鐘後,ta 渾身的毛便掉得干干淨淨。赤裸著皺得如同雞皮一樣的老肉。

    “ta就要死了!”宴雪朝侍女乙說道。

    “嘶!”就在宴雪的話剛剛說完,忽然那只快要死掉的老貓忽然猛地站起,死水一樣的眼楮血紅的凶光一閃,張大嘴巴,露出已經腐朽的尖牙,發出毒蛇一樣的尖嘶便朝宴雪面前飛射而來。

    “啊!”侍女乙驚呼一聲,便要出手。

    但是宴雪卻是站立不動,兩只眼楮緊緊盯著那只丑貓的舉動。

    果然,ta躍到宴雪面前半尺的時候,便直直落下。眼珠中邪異的紅光漸漸消退,掉落地上的時候便已經死去。死狀極慘!

    見到侍女乙臉上充滿了疑惑不解,宴雪沒有解釋,而是從另外一只籠子中擰出第二只黑貓。

    “嘶!”那只黑貓被宴雪擰在手中,紅色的眸子頓時露出凶光,張開尖利的牙齒,飛舞著ta尤其長的鋒利爪子,千萬百計地要攻擊宴雪。

    Ta看來,非常凌厲,一點也不若剛才那只黑貓來得嬌憨可愛。

    “剛才是一只普通的黑貓,但是現在我手上的這是一只經過我改造過的黑貓!ta身上帶著毒性,而且ta的骨骼和肌肉神經,或者是體內能量都比尋常貓厲害數十倍!”宴雪朝侍女乙解釋道︰“ta現在爪子和牙齒的力量,相當于一只成年的德國大狼狗!”

    侍女乙充滿驚訝的目光朝宴雪望來,想來是奇怪他怎麼培養出這種黑貓,為什麼培養這種黑貓。

    對待這種不可愛,並且凶狠的黑貓,宴雪便沒有那麼憐香惜玉了。修長細嫩的左手一把按住ta,使得只能一陣凶叫,但是渾身卻是一動也不能動。接著他用一只右手用針管在容器上抽出兩毫升左右的稀釋銀色血液,然後毫不猶豫地注射進黑貓的體內。

    “ni去將門窗都關上!”注射好後,宴雪忽然朝侍女乙說道。

    侍女乙趕緊轉過身子,用最快的速度關好了所有的門窗。

    “呱!”就在侍女乙轉過身子的時候,只听到那只黑貓一身厲號。整個身子雖然被宴雪的左手壓得死死不能動彈,但是渾身的每一寸肌肉都在顫動,孕育著巨大的能量,彷佛要爆炸開來。

    接著,ta那渾身油亮的黑貓,非常迅速地變色,一根根地變成了詭異的銀色。

    等到ta全身的毛都變成銀色以後,那雙紅色的眼楮此時已經變成了紫紅色,射出來的光芒陰幽而又寒冷,讓人望之心地生寒。

    忽然,須發一張,一陣尖利震耳的長吼!

    宴雪左手一松,那只已經渾身銀毛的貓如同閃電一般沖出。張開鋒利恐怖的尖齒,朝侍女乙嬌嫩雪白的粉頸射去。

    宴雪一掌揮出,使得銀貓射出的身軀偏移少許,然後一把將侍女乙拉到的身後。

    銀貓襲擊失敗後,長長的尾巴猛地一甩!

    “崩嗆!”吊著燈管的一條半厘米直徑的金屬繩頓時被那只銀貓的尾巴掃斷。侍女乙低呼一聲,充滿不可置信的目光朝那只力量大得變態的銀貓望去,渾身充滿了戒備,準備抵御ta恐怖的進攻。

    但是那只銀貓甩過尾巴後,沒有任何後續的進攻,而是在空中改變的方向,然後以更快的速度朝窗戶的方向竄出,速度快得如同一道影子一般,眼看便要逃竄到窗外!

    但是另外一道影子更快,宴雪身軀飛快躍出,頓時攔在銀貓的面前兩尺距離,不讓ta朝窗戶的方向逃去。

    站定後,宴雪朝侍女乙道︰“ta剛才並?ㄛO真的要攻擊ni,而是佯攻!ta是千方百計地要逃離這里,去一個地方!“

    銀貓被宴雪攔住之後,頓時停下身子。兩只紫紅的眼楮朝宴雪射來,里面的光芒如同毒蛇一樣陰冷,又如同老虎一樣凶狠,接著後腿一撐,便朝宴雪頸部沖來。

    “你看,ta沖來的姿勢!揉和了三種動物最厲害的形態!有毒蛇弓起身子彈射的詭異狠毒,有貓類後腿的敏捷和靈巧,又有著老虎氣勢的凶猛!”宴雪身軀飛快躲開,手掌朝那只銀貓的身體輕輕一撥,同時朝後面的侍女乙解釋道︰“ta現在身上力量、狠毒和智慧,已經比原來增加了幾十倍!或許ta的力量此時已經能夠撕裂一只老虎了!甚至ta的正面攻擊力量,我都要避開!”

    “吼!”落空的銀貓落在了一只堅固的木質桌面上,一聲怒吼後,一爪將厚厚的桌面撕得粉碎。然後後腿向後一伸,彷佛活動一下腿部的肌肉,但是鋒利鋼硬的爪子卻是在後面堅固的牆壁上抓住一道五厘米深的爪痕!

    “它在向我立威,此時ta的牙齒和爪子的硬度,已經超過了上好的精鋼!”宴雪看著銀貓的舉動,一邊朝侍女乙解釋道。

    銀貓緩緩地講頭顱低了下來,幾乎挨在了桌面上。然後弓起身子,轉動著紫紅的目光,觀察著面前的敵人,卻也沒有立刻攻擊過來。但是,那雙讓人恐懼的眸中,凌厲的光芒越來越甚!

    “嘶!”忽然,一聲尖嘶,那只銀貓如同離弦的箭一般射來。兩只眼楮幾乎射出熾人的目光,瞬間便到達眼前。但是攻擊的方向卻?ㄛO宴雪,而是他右邊身後的侍女乙。帶著凌厲的其氣勢,嘴巴幾乎張成了一條直線,彷佛瞬間便要將眼前這個美麗的目標撕裂了一般。

    宴雪目光一凝,張開右掌,五指稍稍彎起,然後抬起半尺。

    忽然,那只銀毛飛過宴雪身邊的時候,方向卻是猛地一轉。看似攻擊侍女乙,但是尖利的後爪朝宴雪脖子抓來,速度飛快,招術詭異,若是被抓中了,一般人便是整顆腦袋也會被擰了下來。

    宴雪手掌在銀貓上方,如同太極掌一般微微一轉,動作柔和,也不見踫到那只變異的銀貓。便見到那只凌厲狡猾的畜生乖乖地朝ta手掌的範圍沖去。宴雪手掌上的拇指和食指輕巧一合,兩只手指便抓住了銀毛頸上的肉。

    不過奇怪的是,這只凶狠的貓現在卻是沒有任何掙扎,彷佛已經被馴服了一般,不過眼楮卻是轉動著如同狐狸一樣的光芒。

    宴雪一把將ta丟進鐵籠子中,用一只大鎖鎖上。

    “先將ta關起來,現在去給虞詩詩做過橋米線!”接著,宴雪便拉著侍女乙離開了這間房間。

    侍女乙小嘴張了張,便沒有說話,隨著宴雪離開了。

    將房門關好後,宴雪卻是在門口外面停了下來,然後朝侍女乙低聲道︰“屏住呼吸!”

    侍女乙聞言,便屏住了呼吸。

    宴雪彎下腰,眯起左眼,右眼湊上門上的一個小孔。然後拉了拉身邊的侍女乙。

    侍女乙見之,便輕輕彎下蠻腰,跟著宴雪一樣眯起右眼,用左眼湊近宴雪的面孔。

    距離宴雪面孔大概兩寸的地方,還有一個小孔。

    這個小孔是專門偷窺用的,雖然很小。但是里面一間的範圍景致卻是看得完完整整,便是一個角落也沒有落下。

    侍女乙很快將目光落在了室中籠子里面的那只黑貓,只見ta現在是安分守己地呆在籠子里面。不過兩只耳朵卻是高高豎起。

    片刻之後,ta小心翼翼地站直了身體,兩只紫紅色的眼楮鬼鬼祟祟地掃視著室內的每一個範圍。用耳朵听著每一塊的動靜,最後用鼻子在每一個方向嗅了嗅。

    完成這一切後,銀貓紅眸凶光一閃。張開尖利雪白的牙齒,在籠子其中一只鐵柱的頂端上一咬。

    “喀嚓!”頓時,那只鐵柱被咬斷,極其干脆。端口光滑整齊,如同被刀切掉的一般。侍女乙見之頓時美眸一睜。

    咬短一根後,那只狡猾陰毒的畜生便沒有再咬。而是豎起耳朵,听著四周的動靜,看有沒有人發現ta 的動作。

    確定沒有人發現後,畜生又張開嘴巴,眼中寒光一閃。在對著剛才咬過那只鐵柱的底端一咬。

    徹底咬短一根鐵柱後,銀貓用爪子抓起,小心翼翼放在一邊,害怕掉落地上發出響聲。

    見鬼,貓本來是抓賊的!但是眼前的這只貓,活生生就是一個鬼鬼祟祟的賊!比老鼠還賊!

    籠子斷掉了一根鐵柱後,中間的縫隙還是很窄。但是銀貓卻沒有再咬,而是輕輕擦拭了剛剛用力過度,撕裂牙肉的血液,是銀色的。

    將血液擦拭在爪子上的毛後,那只畜生用舌頭細細舔過,彷佛連一個分子也不放過。

    做完這些後,ta 的身軀忽然緊緊地縮了起來,變得又扁又長。

    盡管籠子上的一條鐵柱被咬掉了,但是那個縫隙還是非常狹窄。大概只有那只銀貓原來身軀直徑的四分之一,所以按照那只變異貓的體積,根本是不可能通過的。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銀貓的身軀越縮越扁,越縮越長。最後,竟然緩緩游出了那道窄窄的縫隙。整個動作和形態,真的和一條蛇一摸一樣。

    Ta的動作一點都不快,一點都不急。而是緩緩、緩緩地,最後就要全部滑出籠子的時候。宴雪忽然推開了門。

    “嘶!”銀貓眸光一閃,緩慢的動作頓時變得如同閃電一般快捷,在空中劃過一道白光,直直朝窗戶上的玻璃沖去。

    “這是防彈玻璃!”宴雪說道。

    “喀嚓!”頓時,厚厚的防彈玻璃被沖出了一個圓圓的小孔,然後整個身軀飛快地從那個圓孔鑽出,轉眼間整個身軀便都已經在窗戶外面,只剩下一截尾巴。

    靠,這種玻璃連子彈都打不破!但是卻被這只變態畜生撞出一個洞來,可見ta 的力量和硬度有多麼恐怖了。

    而且速度,便如同閃電一般,一眨眼便不見了!

    宴雪身軀激射上前,一把抓住露在孔外的半寸尾巴,然後用力一扯。便生生將那只已經鑽出去百分之九十五的銀貓拉了進來。

    頓時,這只狡猾的畜生又落在了宴雪的手中!被抓住尾巴,倒提在宴雪的手中。

    “嘎!”一聲怪叫,那只銀貓忽然轉過身軀,張開尖利的牙齒,一口咬掉了了被宴雪抓住的尾巴。然後身軀飛快彈出,拼命地朝剛才撞出的那個圓孔沖去,在空中漸起了一串銀色的血液。

    便是自殘,這種變異的銀貓也要從這里逃竄出去。

    “ni不要被血液濺到!”宴雪急道,然後將侍女乙飛快拉開。頓時那只沒有尾巴的銀貓,便已經鑽出了那個圓孔。

    宴雪左右五指細嫩修長的手指飛快舞動,頓時兩只細細的飛刀從袖子中飛出,從那只圓孔飛射而出。

    “嘶!”一只飛刀劃過逃出窗戶外面銀貓身上的一條血管,另外一只刺在ta的頭骨上,然後第二只飛刀回旋,朝宴雪的方向飛回,帶著銀貓的身體一起擠進了那個玻璃圓孔,然後掉在了宴雪的面前。

    宴雪擰起那只沒有尾巴的銀貓,放在眼前一陣端凝,發現ta剛剛被齊根咬掉的尾巴,現在傷口上已經?ㄛy血了。而且詭異的是,另外一條新的尾巴,正在以每妙鐘三毫米的速度生長出來。

    宴雪手掌在銀貓的身體上某一處穴位用力一扭,頓時那只貓腦袋一歪,眼楮一閉,頓時?ㄛ楰艅ヾC

    “ta從剛剛發現異變後,便拼命想要逃走!”宴雪對著侍女乙解釋道︰“那是因為在某種意義上來說,ta算是剛剛出生,要去一個地方去認主,就是發明這種詭異毒藥的人!然後將生命全部交給主人,听候ta的調遣!”

    接著宴雪又補充道︰“所以現在看來,發生異變後,無論是人還是動物,無論有多麼重要的事情,ta們都不會理會,拼著性命不要也會去認主,成為那個主人的奴隸!”

    侍女乙臉蛋發白,朝宴雪問道︰“邪宗?!”

    宴雪點了點頭,道︰“是的,這毒藥是邪宗研制出來的!里面含有巫術,有基因工程,生物技術!是邪宗這些年來最厲害、最隱秘,最危險的一樣武器!”

    望了地上那只已經衰老死去的第一只黑貓後,宴雪道︰“這是一只普通的貓!身上的能量非常有限,所以銀色血液在ta的體內發生異變,改造ta身體的時候!整個過程需要大量的能量,讓ta所有的生命力和能量都被耗盡,所以迅速地衰老!還沒有等到異變結束,擁有強大能量的時候,便已經死去了!”

    接著,宴雪將目光落在那只剛剛被他弄暈的變異銀貓上,道︰“但是這只貓卻是經過變異的,身上本身有很強的能量!足夠整個異變過程的消耗,所以不會衰老死去,但是僅僅這些!剛才的再一次異變還未必會成功,獲不得強大的能量!”

    將這只昏厥的變異銀貓放進一只特制的櫃子里面,宴雪繼續說道︰“從將虞詩詩帶到這里的時候,我便趁著她睡著的時候,抽取她的血液,稀釋幾千倍後注射到這只貓的體內!首先改造ta 的體內環境,如此才使得剛才注射銀色血液後,這只黑貓變異成功!”


    第三章︰似有若無 加入書籤
    第三章︰似有若無

    “難道,這些毒液都只能用在貓的身上嗎?!”侍女乙不解問道。

    “?ㄛO!”宴雪搖了搖頭,道︰“這種毒液是萬能的,或許不能說是毒液!只能說是一種基因巫術藥水!在研制時候,便摻合了大多數生物的基因屬性!所以要是用在那些改造過的鮮花後,那些花朵能夠在瞬間開放,而且極其妖艷美麗!要是用在老鼠上,在鼠類的一些基因屬性上,這只老鼠能夠擁有強大的能量,各種能力因為借鑒其他生物而變得完美!”

    “那要是用在人上面了?!”侍女乙問道。

    “人無論是身體還是思想都太復雜了,我不知道,不知道會產生什麼樣驚人的後果!或許人變異成功後,便是邪宗的人也控制不住!”宴雪輕輕搖了搖頭,道︰“邪宗的人,也肯定還從來都沒有用這種毒液在人上面做相關的試驗!但是他們的最終目標,肯定是人類!根據很久之前的協定,以後的世間紛爭他們自己不能出面,不能曝光在世上。所以就有必要培養出一批完美的奴隸!一旦在人類上的試驗成功以後,這個試驗人類的心智肯定就會被他們完全控制,變得六親?˙{!主人要他死便死,要他殺人便殺人!而且這個試驗品,還會擁有極其恐怖的力量和智慧!”

    “虞詩詩,便是第一個試驗者?!”侍女乙頓時問道。

    “不知道!”宴雪搖了搖頭,道︰“我現在還不知道,虞詩詩或許是這種毒液的母體!也就是說邪宗的人將這種毒液放在她的體內培養,最後利用她的血液,作為藥液的成品!還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虞詩詩本來就是邪宗這種變異藥液的第一個人類試驗者!不過這個可能性看起來很小!”

    “那刺秦綁架虞詩詩,是因為……?”侍女乙不解問道,因為現在種種相象看來,刺秦便是邪宗在世上的代言人,虞詩詩已經成為她們的試驗品了,為何還要綁架于她!就好像這個人本來就已經在她們的手中了,為何還要去將她搶來的意思一般。

    “我也非常奇怪,無論是作為藥液的中轉體,還是直接作為試驗品!邪宗的人都有必要將虞詩詩抓起,放在他們最安全的總部,而?ㄛO任由她呆在虞氏家族中!雖然可能在虞氏家族中,也在邪宗人的控制範圍內,但是畢竟不怎麼保險,而且夜長夢多!”宴雪輕輕皺起眉頭道︰“但是後來我發現,虞詩詩身體上散發著一種特殊的香氣!這種香氣和所有的香氣都不同,它是活的,會蠱惑人!或許它本身也是一種毒藥,使得在虞詩詩身邊的人蔓延開來,進而影響整個虞氏家族!使得虞詩詩身邊所有的人都不知不覺中,中了一種極其緩慢的劇毒!但是聞過這種氣體中毒後,會有怎麼樣的後果,目前我卻還是不知!”

    接著,宴雪又道︰“至于這次的綁架,單純便是因為刺秦要讓虞氏家族在一些重大的事情上妥協,而虞詩詩那時不在他們的勢力範圍內,便只能綁架了!”

    侍女乙小嘴張了張,欲言又止,終于沒有說話。

    宴雪笑了笑,道︰“有什麼話,就問出來!“

    侍女乙柔聲問道︰“少主人,是一開始就知道邪宗有這種詭異恐怖的毒藥;是一開始就知道虞詩詩身上帶有這種劇毒嗎?!”

    “這種詭異的毒藥,是姑姑告訴我的!她說邪宗可能研制出一種藥液!能夠使得人類發生變異,成為他們完美的奴隸,代替他們爭霸天下,消滅異宗!要我潛入四大世家的時候,全心注意這件事情!“宴雪老老實實地回答了侍女乙的第一個問題,對于第二個問題,宴雪搖了搖頭道︰“我開始並不知道虞詩詩身上有這種毒藥,不過第一次見到虞詩詩的時候,便嗅到了一股非常奇怪的香味!便暗中驚訝,待從刺秦那次綁架中劫回虞詩詩的時候!听到罌粟說,虞詩詩身上有種慢性劇毒,若得不到解藥便會死去!心中便懷疑虞詩詩體內有了姑姑說的那種劇毒!後來虞詩詩身上那種奇異的香味,越來也濃,越來越動人!于是我便開始分析她體內的血液!至于她今天的血液會變成銀色,會在體內蔓延,我卻是不知道的!”

    听到宴雪的解釋後,侍女乙的臉蛋上閃過一道奇異的光華,接著低聲問道︰“這麼重要秘密的事情,為什麼會和我講?!”

    宴雪道︰“姑姑說過,只要ni問了!我便沒有任何秘密!”

    侍女乙漂亮的臉蛋微微滯了滯,接著低聲問道︰“那現在,虞詩詩體內的銀色血液漸漸上升!而她體質那麼縴弱,會不會和第一只黑貓一樣,等到渾身的血液都變成銀色後,便發生那種可怕恐怖的變化,迅速衰老……,然後,死去?!”

    宴雪輕輕嘆息一口,搖了搖頭,道︰“我不知道!希望不會,但是我不清楚具體可能會發生這種事情的概率!但要是沒有發生這種衰老變化,那或許後果會更加嚴重!假如她因為血液的變異,而變得如同剛才第二只有邪異能力的黑貓一樣……”

    “煮米線的水沸了!”侍女乙美眸朝另外一邊瞥了一眼,朝宴雪低聲說道。

    ※※※※※※※※

    “肚子好餓!”虞詩詩見到宴雪端著過橋米線坐在她身邊,不由嬌聲說道,然後將紅艷艷的小嘴湊了過來,等著宴雪的喂食!

    見到一貫來冷漠的虞詩詩,此時美麗絕倫的小臉紅撲撲的嬌魘欲滴,凝脂一般的臉蛋上,嬌憨中還透著一絲嫵媚,宴雪不由看得微微一滯!然後順手挑起幾根米線,卷在筷子的前面。尚未伸到虞詩詩的小嘴面前,不料虞詩詩卻是張開小嘴,咬了過去。

    “哎呀!好燙,好燙!燙死了!”剛剛入口,虞詩詩便趕緊吐了出來,然後伸出滑嫩鮮紅的小香舌舔著被燙到的櫻唇。那種嫵媚,那種勾魂的美麗,看得便是神仙,也心神搖拽,心里滴出了帶著一點點酸酸的蜜來!

    宴雪見之,目光一柔!朝虞詩詩抱歉一笑,剛剛做好的過橋米線,自然是燙人得很的。

    湊上漂亮的嘴唇,宴雪對著溫度尚高的米線輕輕低吹氣!不料,鼻端卻是飄來一道讓人迷醉的處子幽香,還有女兒家吐氣如蘭的香甜氣息。

    恰巧與此同時,虞詩詩也湊上嬌艷欲滴的小嘴,輕輕撅起,對著筷子上面滑膩燙人的米線吹氣。不料,卻是將香暖的氣息吹到了宴雪的面孔上,鼻翼間!而宴雪那好聞的氣息,也迷漫了她美麗敏感的瑤鼻間!

    宴雪好看的嘴巴就在眼前很近的地方,虞詩詩微微撅起的櫻桃小嘴彷佛輕輕一撅,便可以親到那張可以讓女人瘋狂的嘴唇。

    呼吸微微一滯,虞詩詩的心跳頓時快上無數,便彷佛有人在胸里面打鼓一般,砰跳不止!而呼吸,也忍不住變得急促起來!甚至,還有一種不能呼吸的感覺。

    片刻之後,長長卷秀的睫毛微微一翻,秋水一般的眸子輕輕一轉。

    不但沒有退開,反而將絕美嬌艷的櫻桃小嘴又湊上少許!

    “呼!”近在咫寸的櫻桃小嘴輕輕長長地呼出一口香氣,宴雪臉上一暖,一癢!頓時滿心的異樣,鼻端盡是女兒家動人的脂香,而噴在臉上的氣息,也越來越灼熱嫵媚。

    “好了!”宴雪看著虞詩詩美麗的粉頰如同盛開的桃花一般,紅得便彷佛要滴出鮮血來一般。小巧美麗的瑤鼻尖上,滲著一顆晶瑩的汗珠!不由微笑說道,接著將夾著米線的筷子伸進了虞詩詩的小嘴。

    虞詩詩張開小嘴含住,然後香舌輕輕一轉卷住!那種滑嫩柔軟的感覺,便是隔著一雙筷子,宴雪也感覺得清清楚楚。

    “還是燙!”虞詩詩又吐了出來,朝宴雪瞟來一眼,嬌聲說道。

    宴雪眼楮微微一眯,見到虞詩詩美眸帶著狡黠和企盼朝自己望來!不由笑道︰“胡說,已經不會了!”

    “就是燙嗎!”虞詩詩撅起小嘴嗔道︰“不信你嘗嘗,免得說我無理取鬧!”接著伸出滑膩如脂的小手,握住筷子朝宴雪的嘴巴推去。

    宴雪張嘴含了含已經進過兩次虞詩詩小嘴的米線,又哪里有一點點燙!不過上面原來的味道卻是沒有了多少,有的只是虞詩詩小嘴里面,特有的香甜,還有被她香舌卷過的味道。

    “是,還是好燙!是我亂講冤枉了ni!”宴雪睜著眼楮說瞎話,剛剛將筷子拿出,便已經被虞詩詩張口咬住。

    “咻!”虞詩詩用力一吸,那滑嫩長長的米線,在小嘴上一陣靈活抖動,便被她全部吸進了小嘴,吞進了肚子中。

    “咯?ㄐI”被少量湯汁濺在瑤鼻上的虞詩詩,被這一好玩的吃法逗得格格嬌笑,便如同五六歲的孩子一般。

    “?ㄐA你一向來都很好!是我無理取鬧,是我不乖!”虞詩詩仰起小臉嬌聲說道,接著聲音低了少許,朝宴雪細聲道︰“你,你坐過來一些!”

    宴雪輕輕拭去了虞詩詩瑤鼻上的汁液,然後朝虞詩詩坐近了幾許,接著又挑起一些米線。

    “再過來一些,我腿上動不了!”虞詩詩雖然臉蛋紅得彷佛火燒一般,但是仍舊勇敢地朝宴雪低聲要求道。

    宴雪听到虞詩詩這句話,眉頭微微一顫,接著溫柔地舒展開來。又坐近了些許,幾乎要挨到了虞詩詩溫軟香噴的動人嬌軀。

    虞詩詩臉上羞怯緩緩退去,換上了讓人憐愛的溫柔!柔軟的嬌軀緩緩地靠進宴雪的懷中,絕美滑嫩的臉蛋貼著宴雪的肩膀,兩只粉嫩的玉臂輕輕環住宴雪的腰際,便再也沒有說話。乖乖地吃著宴雪喂來的每一口米線。

    虞詩詩的嬌軀柔若無骨,滑嫩香軟!凹凸有致,起伏玲瓏。緊緊地貼著宴雪的身軀,幾乎每一寸都挨貼著。

    很銷魂,很動人!但是這些都?ㄛO重點,在喂著虞詩詩的宴雪,手上的動作溫柔而又體貼,但是大部分注意力,卻也放在和自己緊緊貼在一起虞詩詩的上身嬌軀。

    觸覺無比敏感的宴雪,可以清晰地感覺,銀色血液在虞詩詩體內上升的過程!因為銀血上升每一毫米,那里的溫度便達到近七八十度,便彷佛要將衣服也燒焦了一般。

    “渴!”虞詩詩短短時間內,第五次說出了這個字!她的話剛剛說完,宴雪便已經將清水端在她的小嘴邊上。

    湊上小嘴,一口氣喝了近半杯水後,虞詩詩的小嘴尚未離開杯子!

    接著,兩顆晶瑩的淚珠從她美麗的寶石眸子凝聚,從她嬌嫩雪白的臉蛋滑落,滴落在杯中的水面上摔得粉碎,泛起兩圈連漪蕩漾開來,最後撞在一起。

    “雪,我是?ㄛO要死了?!”待虞詩詩抬頭的時候,絕美的臉蛋上便已經是珠淚滿臉,如同梨花待雨。從櫻嘴發出的聲音,也充滿了悲淒和不舍,然後兩只豐潤脂香的粉臂環上了宴雪的脖子,泣聲朝宴雪說道︰“為什麼之前我?ㄛO很想活的時候,偏偏活得好好的?就在我那麼想活下去的時候,卻偏偏要死了?!”

    “不會,沒有!”宴雪輕輕皺起眉頭,柔聲說道︰“是ni在胡說八道!”

    “?ㄐA我就要死了!”虞詩詩搖了搖蛾首,美眸朝下身嬌軀望了一眼,道︰“我兩只腿現在冰涼一片,已經沒有知覺,已經一動也不能動了!只是冷冰冰得讓人害怕!”

    宴雪將米線放在一邊,伸出手覆在虞詩詩豐滿滑膩的大腿上,輕輕地揉動。

    “還有,那種一圈一圈的冰涼,已經從小腹那里緩緩地升了上來,現在已經快要到達胸口了!”虞詩詩將臉蛋貼在宴雪的胸口,道︰“媽媽之前,也是這麼死掉的!”

    宴雪眼中微微一愕,朝虞詩詩望去詢問的一眼。

    “媽媽死前的時候說,有人要讓她去害她心愛的人,她不願意!但是那些人又非常厲害,她只能躲在一個他們找不到的地方!”虞詩詩輕聲道︰“躲起來後快半個月的時候,媽媽就開始很渴睡,一天中有很長時間都在睡覺!然後忽然有一天,兩只腿變得冰涼,但是我摸上去的時候,卻是將我的手掌燙得紅紅!那種冰涼從她的腳底一直往上蔓延,一直到小腹,到胸口,最後到臉上,頭頂!然後,她的頭發都變成了銀色!和我的情況一摸一樣!”

    接著,虞詩詩臉上涌起無盡恐懼的光芒,便是整個嬌軀,也不住的顫抖。想必那個恐怖的情景,一直成為她十幾年的噩夢。

    感覺到宴雪的懷抱緊了緊,虞詩詩又重新張開嘴巴,道︰“再然後!一條條皺紋出現在媽媽光滑美麗的額頭上、眼角上,媽媽那個時候雖然生下來了我,但是卻和一個十六歲的女孩一樣年輕!但是那個時候,她卻一下子老去,滑嫩的皮膚飛快皺了起來……”

    說到這里,虞詩詩已經是泣不成聲。一直將宴雪胸前的衣衫哭得潮濕一片,而後又勉強哽咽道︰“後來,後來的情景!爸爸便再也沒有讓我看,然後我再也沒有看過媽媽,後來她就死掉了……”

    “等到我渾身都不能動,頭發剛剛變色的時候!”又哭泣了一陣後,虞詩詩抬起蛾首朝宴雪堅毅說道︰“我就會馬上死掉,我不會讓自己在你面前變丑,我不讓自己的丑樣子出現在你的面前!”

    “不要胡說!”宴雪一把抱住虞詩詩的嬌軀,低聲說道。

    原來虞詩詩的母親,身上便已經有了這種毒液!那麼如此一來,或許便?ㄛO邪宗的人將毒液養在虞詩詩的體內,而是因為虞詩詩的母親體內帶有這種毒液,所以虞詩詩生下來的時候,便也帶有這種毒液!虞詩詩母親,才真正是這種毒液的第一代攜帶者!

    那麼便還有另外一個疑問,那就是原來這種毒液的攜帶者,是?ㄛO僅僅只有虞詩詩母親一人!而邪宗的人,也沒有辦法將毒液放在其他人的身體中培養,虞詩詩的母親死掉以後,虞詩詩便成為這種毒液的唯一攜帶者。如此一來,虞詩詩在邪宗、刺秦人的眼中,便變成無比珍貴起來。

    難怪刺秦的人千方百計要奪回虞詩詩(不完全是因為要讓虞
  • 楊秶梇見滷˙太Ⅸ疿例稹肩繳羅帝禚葂 2019-10-29
  • 笢藝GDP腔淰嗤桵樵隅陷滇珩拸侒旦隉ㄦ謂衶藝棚△耀炬銘к藝斑斯譫饡憊瘏侁韍窗 2019-10-29
  • 堍蚚誑薊厙佷峎賡貐в郅粉慒蝥峉 2019-09-13
  • 忐蛂ч刓祥溫侂 誘疑蟯阨祥棗麵〞〞婓趵姘侅騚桶擄蝴※僕蚰湮悵誘﹜祥詻湮羲楷§蚳枙覃旃暮謹 2019-08-05
  • 峈紲狻第褫厥哿楷桯謀堤※謎泬挋芩§ 2019-08-05
  • 匟昹假艙Ч趙價脯笥燴 閒踡游爵湮苤岈  2019-06-11
  • 窪韓蔬哫蔡坋嬝湮ㄩ姻鯁蒢氖升怓 踢刓窅刓倷腦懂 2019-06-11
  • 嘉淜淜眕※莉傑睆洁敖穹諒里享駗覆邰例菅 2019-06-02
  • 梐譟佴軞樵ヶ欸摩奎蚇甽耽掩 峈勦衭巖湮獰 2019-06-02
  • [湮虷]斕涴芛紿艘腕雅軀憮ˋ 2019-06-01
  • 菴坋媼趣鰍譴弊暱鎮嶺侂掀撼俴 2019-06-01
  • ч漆※毞鄘砦僈+汜怓痴げ§ 5517勀譯毞鄘硉繭蔣˙ 2019-05-14
  • 荌喊HOF II DDR4囀湔楷票ㄩ珘答閉け5.3GHz荌喊HOFIIDDR4囀湔楷票-忒儂俴① 2019-05-14
  • ※淀Ⅷ鯡牟啃衡§ㄩロ勀梗ㄛ湮講輛妘頗竘楷腴悛昒 2019-05-13
  • 眢褻綻翋厥頗祜 旃噶窒扰吽巹挐弝郪毀嚏砩獗淕蜊馱釬 2019-05-12